B站申请注册“弹幕”二字为商标被驳回

 近日,哔哩哔哩(简称B站)公布年度弹幕数据,“AWSL”以3296443次发送成为2019年B站年度弹幕。开启弹幕已经成为当前很多年轻人看剧时的习惯。有网友询问,“弹幕”是网民逆天创造力的体现,但是“弹幕”二字本身能注册为商标吗?

前不久,北京知产法院审理了一起“弹幕”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件。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9月4日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原商标局)申请注册“弹幕”商标,指定使用在第35类“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络提供商业信息;为商品和服务的买卖双方提供在线市场”等服务上。

商标的显著特征,强调的是商标标志这一符号本身具有区分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识别作用,使相关公众能够通过该商标标志将商品或者服务与特定来源建立起相对稳固的联系。通常来说,过于简单的数字字母、装饰性图案、广告用语等由于标志本身的特性,使得其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方面的功能“先天不足”,在没有其他因素的情况下,一般不具有商标法意义上显著特征,不能获得注册。

吉林市警方认为,该包裹收件人接收未经检疫进口药品的行为涉嫌销售假药罪。办案民警随后对该案涉及的人员、物流、资金流展开调查。

商标本质上是用于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具有显著性是商标的最基本要求。具有显著性的前提是相关公众会将该标志认知为商标,如果相关公众不会将标志作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加以认知,则该标志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不能作为商标注册。

本案中,相关公众在看到“弹幕”时,通常会将其认知为观看视频时屏幕上实时呈现的字幕本身,而不会将其识别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不得作为商标进行注册。

办案民警在侦查过程中得知,山东负责生产的团伙生产了大量“水光”美容医疗针剂。随后,100余名警力在吉林省吉林市、山东省德州市、山东省聊城市、山东省菏泽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同步实施抓捕行动。

被查扣的货品 警方供图

警方确认,涉案团伙通过物流渠道走私,将某国产肉毒素、玻尿酸、麻舒痛等美容医疗药品运送至广东、山东、辽宁等地,再以快递渠道邮寄至吉林市。

吉林市公安局办案民警李强说,今年3月,一个外包装印着外文的包裹引起侦查部门注意,包裹内物品是未经检疫的100支某国产肉毒素。

嫌疑人落网后供述,自2018年4月起,该团伙从国外非法走私肉毒素等美容类药品、医疗器械,同时在山东德州、聊城、菏泽等地生产加工假冒某国肉毒素、玻尿酸等美容类药品、医疗器械,并销售至上海、北京、重庆、云南、湖南、湖北、山西、陕西、四川、河南、安徽、浙江、福建、广东、广西等27个省市。

北京知产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弹幕”一词通常是指网络视频中屏间飘过的网友评论,“弹幕”指定使用在“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络提供商业信息”等服务上,根据相关公众的通常认知,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进行识别,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难以起到区分不同服务来源的功能,不能作为商标注册。北京知产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商标局及原商评委均依据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驳回其注册申请。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服该决定,向北京知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嫌疑人张某、张某超、张某某等几名团伙成员通过电话、微信及其他互联网渠道贩卖至全国各地,形成一个完整的贩卖销售渠道。”李强说。

李强介绍,警方目前已扣押生产设备21台(件),涉案药品玻尿酸成品57个品种14000余盒、半成品44000余盒,生产原材料及包材94箱,银行卡27张,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完)

业内人士介绍,肉毒素是当前中国美容行业流通比较广泛、使用数量较大的一款美容产品,不过其具有很强的神经毒性,未经检验的产品会带来重大安全隐患。

被查扣的货品 警方供图